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,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,投稿您的美文!

发布我的美文

当前位置: > 散文随笔 > 经典散文 > 大街风云

大街风云

时间 : 2019-09-30 09:44:43来源 : 非常美文网????作者:衢四海????点击:次Tags标签: 大街风云
(原标题:大街风云)

   发源于我故乡的潼溪,潺潺流淌十余里后,汇入到灵山江。
   在潼溪旁的一个山垅里,有一个百十户人家的村落,和一条贯穿全村的街道。
   村街依傍着潼溪,呈S状,宽窄不一,不足两百米长。其上半段是从村里通往其他山村去的山路,不足两米宽,石板和鹅卵石铺砌,坑坑洼洼的,可以通行独轮手推车和双轮手拉车。下半段是从村里通向山外去的公路,乡里人叫汽车路,三四米宽,沙土路面。山路与汽车路连接起来,就是一条完整的村街。在山路与汽车路相接的地方,有一个可供一辆大货车停泊和调头的车站,一个山货收购站,一家供销社,还有两棵需两三人才能合抱的百年老樟树。
   就这么一条不起眼的村街,它却有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,大街。
   大街,应该是店铺林立,买卖兴旺,车水马龙。可是在这山旯旮里,店铺少得可怜,车稍人稀,门庭冷落。
内容来自非常美文

   然而,在本乡范围内,这座村落最大,村街也最长。在大集体年代,这条村街上有理发店、杀猪店、打铁铺和饮食店。可是,就凭这几家店铺,也配不上那个“大”字呀。更让外人大跌眼镜的,是村因街名,人们把这个村落也叫作大街。进而,把包括石壁山、槽鸡顶、村头顶、石桥头等众多自然村在内的行政村也叫作大街。进而,把方园十多里内的十个行政村组成的建制乡也叫作大街。人们口中的大街,如果没有特别指明的话,不是指村街,不是指自然村,也不是指行政村,而是指大街乡。因为,乡政府、乡中心小学和乡卫生院,都落脚在这座村子里。
   既然是大街,就要有“大”的模样吧。但上下街长着不一样的模样,那就叫作上大街和下大街吧。
   可是,住在上大街的人觉得吃亏了,杀猪店和理发店都在上大街,人数户数也比下大街多,下大街凭什么配叫一个“大”字呢?上大街人动了一番心思,将上大街又划分为前街和后街,以数量来压倒下大街。
verywen.com

   这样一来,住在下大街的人不乐意了。尽管下大街人数户数比不过上大街,可下大街有宽阔的汽车路呢,你上大街有吗?下大街人合计了一番,把后山梯田下的那条田塍算作一条小街路,再把通过家门前的汽车路作为大街路,于是,下大街也有了两条街路,跟上大街打了个平手。
   这上下街之争,波及到孩子们,也分成了上大街帮与下大街帮。孩子们常常为谁大谁小这样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而争执不休,甚至打起了群架。
   这般破旧的村路,凭什么叫大街呀!这哪有街的模样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在城市长大的女朋友第一次去我家,站在家门口打量着村子,困惑地问我。我也曾这样多次问过爹娘,问过爷爷奶奶。可他们的回答总是让我摸不着头脑:老辈人就这么叫下来的,谁弄得清?叫习惯了吧,不叫大街就不习惯了。
  
   二 非常美文
   潼溪两岸的山上,竹木茂盛,又有水源,宜于造纸。从清代起,不断有外省人拖家带口迁徙到这里伐竹造纸,因此纸槽遍布潼溪周围的沟沟壑壑。其中一支来自福建的傅姓家族,鼎盛时雇有槽工挑夫近千人,所生产的槽纸畅销大江南北,形成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工商集团,其领军人物傅暹两次受到清乾隆帝的接见。傅家是我奶奶的娘家。我家祖上是江西抚州的,于清中期流徙到这里当槽工,繁衍至我爷爷娶奶奶时已是近百人的大家族。我的外公也是江西人,清光绪年间,挑着一担空箩筐逃荒到这一带,在他人的纸槽里当挑夫。十几年后,他拥有数条纸槽和几十亩田产,成为当地的富户。他的创富传奇,至今为乡亲们津津乐道。
   这条从村里通向山外去的汽车路,在成为汽车路之前,和上大街一样,也是鹅卵石铺砌而成的古道。潼溪周围生产出来的槽纸,集中到大街,然后挑夫和车夫向山外运输。从山外挑进山来的盐巴布匹等生产生活用品,也卸在大街有关商店里,再向周围的工场和山村辐射。因而,大街这地儿是槽纸、山货和生产生活资料的集散地。可以想见,在造纸业兴盛的岁月,这条青石板和鹅卵石铺砌的古街上,纸铺林立,酒肆比肩,人来车往,繁华喧嚣,称之为大街,那是名副其实呢。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
   然而,随着近代机器造纸技术的发展,山区的手工造纸作坊不可避免地退出了历史舞台,于是,曾经的繁华也撤出了大街,大街再次回归冷清,寂寞。
  
   三
   我上小学时,村中有两座临街的老旧宅屋,比新盖的公社和学校要气派多了。
   一是傅家大院。从大门到正厅,前后要过四道门,大门、正门、三道门、内门,属于四门三进的大宅子。每个天井里铺着青石板,屋梁上的精美雀替,无不宣示着旧主人的富庶和气度。
   这所大宅子,土改时被政府没收后,分给十来户贫下中农居住。而大宅子的傅姓主人,则被驱逐出这所大宅子,赶到潼溪对岸低矮潮湿的水碓房去安身。开批斗大会时,我还小,也跟在大人屁股后面举起小拳头高呼“打倒大地主傅XX!”稍大些我才知道,那个赤脚站在台上,胸前挂块大牌子,面向广大群众低头请罪的老人,竟是我奶奶的堂弟。按辈分,我应该叫他舅公。
copyright verywen.com

   二是公社饮食店。它没有院子,没有围墙,没有条石铺砌的台阶,大门直接面向街路。在大门与街路之间盖了一座凉亭,里面放了两排长椅。路人走累了,随时可以坐在凉亭歇脚,也可以一脚跨进屋里来喝茶,仿佛这座大宅不是为东家自己、而是为不相识的路人盖的。走进去你还会发现,厅堂宽敞,厅堂周围分布着众多厢房,分别用作账房、仓房和起居房。纵观整座店屋,大门的门框、门楣和门槛是用整块的大理石凿刻的,但四周墙壁却是用泥土夯筑的。正厅之上,搭建了木楼,大概是储存备用物品吧。而厢房厨房等,都没有搭建木楼。这所大宅子,虽然看着奢侈,但老旧,简陋跟一般的农家住房没多大区别。
   它成了全公社唯一的饮食店,是公家单位。奇怪的是,一、这个饮食店没有进餐用的桌椅,只有一道柜台,偌大的店堂显得空荡荡。二,它不卖炒菜,连面条也不供应,只供应油条、小麻花和糖果这三样吃食。 verywen.com
   就是这三样只要几分钱的吃食,大多数人还是买不起。后来才知道,这座房子原来是我外公的,我母亲就是在这大宅子里出生并长大的。外公故去,房屋所有权归属于我的大舅。然而他是被打倒的地主,已被遣送到遥远的北大荒劳动改造去了。
  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,人们开始研究我国各大古商帮的兴衰过程,挖掘古商帮文化。龙游商帮是我国明清时期十大古商帮之一,又是唯一以县域命名的古商帮。而大街的纸槽作坊是龙游商帮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主要人物是龙游商帮的杰出代表。于是,一些历史文化学者想到了山区的纸槽作坊,想到了隐匿于仙霞岭深处的大街,纷纷进山考察。于是,傅家大院被政府征收,并整体搬迁到县城的民居苑予以修葺保护,和其它有历史文化内涵的古建筑一起,供人们参观瞻仰。而公社饮食店,自停办之后,店屋用作大队的碾米厂,用作大队的卫生室。经过多次转手和肢解,到了本世纪初,它已面目全非,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了。
copyright verywen.com

  
   四
 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伴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地,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家乡的山山水水,一股赌博歪风无孔不入,渗透到偏远山乡兴风作浪。父亲是个帮人盖房子的木匠,没有上过学,除自己名字之外不认识字。他偶然一次“小嬉嬉”,却上了瘾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他无心于做木工,无心于伺弄田地,辗转鏖战于各村地下赌场,常常通宵达旦。他被县上的看守所关押过,被镇上的派出所拘留过,至于被公社罚款被乡政府教育,那是无数次了。然而,这一切未能浇灭他参赌的热情,未能折损他嗜赌的斗志,一如既往沉溺其中。
   我的母亲早在父亲涉赌之前就去世了。当初,我兄弟姐妹五个都还是孩子(最大的哥哥才十六岁),即使对父亲有怨言,也不敢贸然反对。后来,我们长大了,能够独立生活了,尽管没有和父亲发生过争执,但与父亲的交流甚少。再后来,父亲老了,八十多岁了,精力不济,有所收敛了,而我们做子女的,也能冷静地看待父亲的赌博行为了,也能理解并包容他了。我是这样想的:在改革开放年代,囿于自家几亩田地山林,是难以发家致富的,木匠篾匠石匠等土工匠能接到的活也越来越少,稍有点头脑的,都到山外去打工经商了。父亲脱贫致富的目标是明确的,决心是强大的,意志是坚定的,但他一没文化,二没除做木工之外的技能技术,三是上了年纪,要他像其他乡亲那样去闯荡世界是不现实的。在找不到致富路的情况下,是很容易走到赌博邪路上去的。他后来也认识到自己走错了路,但是深陷赌坑难以自拔,只能告诫子女们要走正道,千万不可步他的后尘。

内容来自非常美文


   大街,大街,父亲作为大街的一分子,以一种偏激的方式,给大街的“大”字作了注解
  
   五
   父亲带着他做了大半辈子的致富梦,以及没有实现致富梦的遗憾,驾鹤西去了,享年八十八岁。
   农历七月半,传统中元节,家乡习俗是要给先人上坟的。我和哥嫂等人带着祭品上坟山,挨个找到外公、外婆、爷爷、奶奶、母亲和父亲的坟茔,回顾先人的音容笑貌,不觉泪光盈动,点燃香烛,行三鞠躬大礼。哦,还有大地主舅公,虽然不是至亲,但在文革时期,我没有喊您一声舅公,反而高呼打倒您的口号,您的冤魂能安吗?我不知道您的坟茔在哪,对空遥拜,权当道歉了。哦,还有我那从未见过面的大舅和舅妈,在我出生之前,您们就被遣送到遥远的北大荒劳改农场,尸骨就撒在了他乡。您们对故乡有恨也有爱,但愿您们的亡魂能游回故乡来看一看,生前不得见,身后能相聚,也算是弥补了一大缺憾。

内容来自非常美文


   先人们,安息吧。大街,自有后来人。
   从坟山上下来,路过新槽,就见迎面驶来一辆豪华型旅游大巴车,一个瘦弱的老汉跳到车前,挥舞着双手指挥大巴车靠路边停好,再倒退着身子,不断地哈着腰,把下车的游客往附近的农家乐里引领。他的动作不是很专业,甚至可以说是笨拙的,但那可掬的笑容,让人感受到山里人的真诚和热情,把槽工纸商祖先的淳厚朴实、勤劳勇敢以及精明周到诠释得淋漓尽致。
   哥嫂告诉我,别看新槽偏远,七八月份旅游旺季,平均每天有两辆大巴车的来自上海、苏州的客人,到这里观光旅游,让在这里开办农家乐民宿的人赚到了。哈,近几年保护了生态,治理了环境,营造了梯田花海,挖掘了纸槽文化,从而开启了乡村旅游产业。在新农村建设的征程上,这是槽工纸商的后人,继创造“贺田模式”受到省长省委书记以及众多媒体的广泛关注之后,爆出的又一个亮点。大街,重振古商帮雄风,可期呀。

copyright verywen.com


   回到家,站在老屋门口撩出去一眼,原先S形的溪道修直了许多,并用大石块重砌了堤岸和围堰,三四层别墅型农居一幢挨一幢,颇有鳞次栉比的意味了。曾经有人提议,自然村和行政村的村名保留,将乡名改称潼溪乡,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改成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大街乡因为实在太小,被撤并了,不存在了,然而仅仅过了四年,又恢复了乡建制。当初的女朋友,早已成为我的妻子,这次没回来,要是来了,一定不会再问那样幼稚的问题了。要是再来一场大街是小还是大的争论的话,我想,她也一定会坚定地站在我一边的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给本站打赏

上一篇:你的自卑,其实也是一种动力

下一篇:故乡的记忆

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,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,但由于诸多原因,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,如果您对本站文章、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!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,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。